分卷阅读4_雄虫军需官交配日常(H)
发飙的天空 > 雄虫军需官交配日常(H) > 分卷阅读4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4

  磨得受不了,骚逼,骚逼受不了了。。”程轩动作几十下后同样被快感刺激到不住呻吟低吼。

  程轩在三虫中屁股最嫩最圆润,背对雄虫快速晃动时臀波起伏,看得宁琛心中火热,虫屌更胀大几分,将程轩肠道撑得毫无余隙,爽得程轩随着动作持续呻吟喊叫声都开始颤抖变调。从最初的想多坚持一会儿到后来难以忍受,程轩开始主动将骚肉在雄虫虫屌上摩擦,劲腰摇摆,身体扭动,骚浪得令虫叹为观止。

  “操,程轩雌父你发起浪来连雌妓都甘拜下风,你这骚逼是要咬死我,啊!”宁琛命令程轩由背对着自己变成正对,抬手狠抽套弄中颤抖的肥臀,令其啪啪作响。

  “啊,不要打,啊,阿琛我死啦,死啦,啊啊啊啊啊啊!!!”程轩本就在高潮边缘,抽打皮肉的痛痒和淫靡的声响成为压垮欲望的最后一根稻草,程轩在变调的喊叫中前后双潮。他已经感觉到了雄虫的冲动,也尽了最大努力,无奈最后还是被极致快感刺激得溃退败亡了。

  杜泽见程轩败下阵来,心中激动不已。把慢吞吞爬下雄虫身体的程轩扒拉到一边,杜泽急吼吼地用水流不止的嫩屁眼去包裹吞噬雄虫的虫屌,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获得雄虫的雄精!胜利是属于他的!

  ☆、5、副官同看小黄片要求口交服务

  “不知所谓!”宁琛休假一周,喂饱了饥渴的雌父三只,回到军需处立刻投身于数摞军需申请批复的战斗中,笔在纸上沙沙沙写个不停,然后就看到了这份来自第六军团的申请书。扔下笔,发出啪的一声,宁琛眼睛一闭往后一仰,身子陷进皮椅,双手抬起想揉揉太阳穴。

  “这样可以么,长官?”声音响起的同时,一双微凉的手比宁琛更快一步按压在他的太阳穴上,略有薄茧的手指力度适中揉按起来。宁琛深吸一口气才压抑住暴起扣向对方脖子的动作,任谁被陌生虫接触到死穴都会条件反射做出攻击。他最近忙晕了,忘了他的副官楚子谦因家里有事请了一周的假,这位是他的候补副官第一虫选。

  “嗯,可以。你来我这里之前是做什么的?”宁琛是享受惯了的,他虫的服侍宁琛丝毫不觉得不自在,心安理得。享用过这位副官精湛的按摩手艺后,宁琛心情好了不少,有兴趣多说几句。

  “在后勤安保处当保镖,长官。”陈冲细心地给靠在椅背上看起来疲惫的雄虫按摩,趁着雄虫闭目养神,他偷偷地用目光描摹着雄虫的面庞。柔和的线条秀气的五官,睫毛又长又翘,嘴唇薄厚适中,嘴角天然微微上翘,鼻梁挺直,在雌虫眼中这样的长相应该是理想中才有的存在吧,眼前这虫就是军中所有军雌爱慕的殿下啊,几天接触他确定大家的评价没错,殿下性格好能力强,工作认真待虫有礼,真是完美!自己何其有幸能成为他的副官,即便是候选,即便正式副官回来后他就不能离殿下这么近了,但几天也好!

  “哦?武官转文职,你能力不错哦!”宁琛心思微转,安保处的保镖是负责重要会议保护高层官员的存在,个个身手了得,这只竟然如此厉害?!给他一个小小的军需官中校团长当副官,大材小用啊。

  “谢谢长官!”得到嘉许的陈冲精神一振,听说这位殿下对看得上眼的雌虫会有可能春风一度呢,他有机会吗。。

  “知道副官的职责都是什么么?”宁琛睁开眼睛转头自上而下打量了陈冲一眼。

  “知,知道,长官。”被雄虫打量的陈冲,感觉一道道酥麻的电流窜过身体,雄虫这目光怎么看都像是有深意的样子。

  “陈冲是吧,去通知第六军团联络员下午一点来见我。”宁琛摆正神色,重新坐好,继续与堆积如山的申请报批单战斗。

  “是!”陈冲心底失落,但这不能影响他的职业素质,收到命令后他立刻去完成雄虫交待的任务。

  当、当、当,待雌虫离开,宁琛将笔帽盖上,拿着笔在桌子上一下一下点着,轻轻笑了起来,这个副官看起来挺可口的。

  午饭过后,宁琛身子窝在皮椅内,平板支在桌面上,放映起了教育片。一边看还一遍品评哪个雌虫身材好,哪个雌虫技术高。嗯嗯啊啊的低喘呻吟伴随着雄虫赤裸直白的评价冲击着耳膜和心灵,让站在一旁还是黄花处雌的陈冲面红耳赤,手脚都不知道要往哪儿搁才好。

  “你怎么还在这儿?休息时间我不工作,你不用在这里待命。”宁琛看得津津有味儿,随意地挥了挥手让陈冲自便。

  “我,我没事可干,作为你的副官应该随时照顾你。”陈冲掰扯出来的借口连他自己都不信,话一说完他真是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哦?我怎么觉得你是因为喜欢看这部片子才不走呢?”宁琛用语言调戏雌虫,眼神带着暧昧的勾引。

  “啊?啊,是的!”陈冲刚想要张口反驳,脑袋里却突然灵光乍闪,而后,狠狠用力地点了头。雄虫这是对他有意思呢,他要是不解风情给拒绝了,以后都别想有机会,还好反应过来了!

  “来吧,到我身边,一起看。”宁琛挑眉眨了眨眼,拍拍椅子的扶手,示意高大雄健的雌虫就坐这里。

  “是!”陈冲仿佛得到了最高指示,神情严肃,一丝不苟地执行。无奈椅子扶手太窄,他只能挨着个边儿,生怕一坐下去椅子翻了不要紧,摔到雄虫就麻烦大了。

  “陈冲,这个演员的技术不错吧,你看他的舌头又厚又长,伸出来舔舐勾缠的动作多诱惑!”宁琛盯着那条舌头不住赞叹,还抓着陈冲的胳膊表达他的兴奋之情。

  “嗯,技术很好。”陈冲低头看着攥在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手,纤细白嫩,指节优美,此刻正紧紧抓着自己。他很想告诉雄虫,自己也可以舔舐得那样舒服,这是雌虫们的必修课,他有信心不会比任何虫差的!

  “你当时的成绩是?”冷不丁宁琛话题转到了陈冲身上。

  “!”陈冲自豪地回答完才反应过来雄虫问了什么问题,刷地面红如血,喘息的节奏更是彻底乱套。

  “那,可以服务一下么?”宁琛神色自若地询问着,仿佛是让副官给他来杯茶一样简单随意。

  “什,什么?”陈冲怀疑自己耳鸣了,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遍。

  “没什么。”看陈冲这呆样儿,宁琛觉得兴致又不是那么高了。

  “不,殿下,我愿意为您提供任何服务!”陈冲想抽自己两嘴巴,关键时刻他竟然犯傻!为了显示诚意,他直接双膝跪地,钻到宁琛的椅子前,让脸正对着雄虫的下半身,手指颤巍巍地伸向雄虫的腰带。

  ☆、6、工作中副官桌下舔屌吞精信息素炸裂

  “解开。”宁琛下巴点了点。见陈冲都这么放低身段了,自己也无所谓揪住不放,且体验下级口活儿成绩是个什么水平。

  得到了雄虫的首肯,陈冲动作利索起来,快速地按住滑道按钮,将雄虫的皮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bdtk.cc。发飙的天空手机版:https://m.fbdtk.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