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_雄虫军需官交配日常(H)
发飙的天空 > 雄虫军需官交配日常(H) > 分卷阅读17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7

  发什么呆?”宁琛转过脸就见肖克一手握着门把,身子前倾,眼睛怔愣地望着自己像是被定身一般僵在那里。

  “是,殿下。”肖克慢慢接近雄虫,心脏剧烈有力地跳动着,发出嘭、嘭的声响,像是随时要蹦出胸腔。肖克一直知道宁琛是俊美的,但这一刻看着近在眼前几乎赤裸的雄虫,这种冲击却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不需要雄虫释放信息素,只这样看着,肖克都能感觉到自己力量的流失,腿软、心跳加速、后穴濡湿,想跪想挨操。作为少有会选择成为军虫的雄性,即便不是作战部队,宁琛的身上仍具有沉着、坚毅、冷肃、锋利的气质,只这一点就格外吸引异性,更不要说他还是的等级。以前肖克没有多想只拿宁琛当下属看待,但现在仔细观察雄虫的每一面,越看就越感到沉醉着迷,宁琛是这样特别而富有魅力,难怪会让军部甚至整个帝国无数雌虫趋之若鹜。

  “肖处长严谨自律,想是连教育片都没看过,你确定能服侍得我满意?”宁琛看着眼前高壮的雌虫,仰头抬起双手揪住肖克的衣领,将他的头拉低,与自己面对面,呼吸喷洒上彼此的脸庞,交互缠绕。

  “我看过,雌虫课程必须要学。”如此近的距离,如此暧昧的氛围,肖克激动兴奋紧张得难以自制,贪婪地呼吸着雄虫的味道,想要做点什么,比如搂上雄虫的腰却又不敢。听到雄虫的戏谑,他只能小声说出事实,双手都不知该怎样放地一会攥拳,一会松开,喉结不停上下滚动。

  “哦——看过啊!”宁琛拉长语调调戏,不意外看到雌虫更加闪躲的眼神。“那么,是我多虑了,你应该很会舔鸡巴的,对吧?”

  肖克这次没说话,只是睫毛低垂扑闪着点点头,雄虫粗鄙赤裸的问话让他羞耻又隐隐兴奋,脑海中开始描绘那个画面。

  “嗯,让我看看,你在兴奋。”宁琛很肯定地说到,并粗鲁地扯开了雌虫的外套、衬衫和裤子,几下将包裹严实的雌虫扒了个干净。一手抓住雌虫的肉根把玩,一手绕到后背顺着臀缝将手指挤了进去。

  “嗯啊。。”肖克闭上眼睛,任雄虫检视玩弄他的身体,在雄虫的抚触揉捏下舒服地发出断续的低沉呻吟。

  “啧啧啧,叫得真骚,该怎样让你个骚逼更兴奋呢?我有办法。”宁琛取笑肖克,将两根手指晃在他眼前,指尖满是自雌虫泥泞泛滥的后穴处沾染的透明淫液。

  “殿下,我。。”在雄虫的步步逼迫下,肖克此时的骚浪淫荡无从掩饰无所遁形,想着要说些什么却被雄虫突然将手指插进了口腔,翻搅舌头。淡淡的咸自味蕾扩散,肖克又一次尝到自己淫液的味道。曾经被强迫被玩弄被操到高潮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重现,身体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一瞬间就情动得无法自抑。被雄虫抓在掌中的雌根硬到滚烫,马眼淫液渗出,臀缝隐藏下的肉穴更是酥软麻痒忍不住翕翕合合收缩起来。

  “喏,开始啊,我看你已经充分进入状态,想吃对不对?好好吃。”宁琛抽出手指,拍了拍肖克肩头,示意他跪下,并拉着他的手放在胯间围裹的浴巾上。

  高大的雌虫即便跪下高度也到了雄虫的腹部,肖克手轻颤着捏住浴巾边缘,目光凝视包裹下的鲜明凸起而后轻轻一拽,这质量不合格的遮挡立刻掉落下来,从中弹出那根他见过并感受过的狰狞凶器。肖克急切地双手捧了上去,却在张口含住时变得轻柔。

  “嘶——果然是有当婊子的天赋,舔得真他妈爽!”宁琛双手抓住雌虫深褐色的头发,仰头叹息,感受性器被柔软湿热包裹吞吐所带来的快感。

  咕叽。。咕叽。。肖克卖力裹吮吞吸着雄虫粗长的紫红肉屌,舔舐、吮吻、挑拨,像是饥饿的虫子看到许久未见的美食,一心扑在上面,全然顾不了其他,雄虫羞辱的话似乎是被直接屏蔽了。

  宁琛低头看看聚精会神为自己做着口交的雌虫,眼睛眯了眯。肖克这时候是彻底放开了吗?未必。

  “肖处长的骚嘴这么会吸,是舔了多少根鸡巴练的?你看,你这饥渴的样子,真是淫荡。”宁琛以声控将两面墙和地板都换成了镜面,赤裸的两虫所有一切如实反映在镜子中,看着以自己为主角进行的交配比起看教育片来刺激得不是一点半点。

  “唔唔!!”一直沉默的肖克终于有了其他动作,瞥过镜子后眼睛向上望着雄虫,目光可怜哀求。他刚刚只是扫了镜中的自己一眼,就像是受到惊吓般迅速转开。那个双目赤红,一副淫贱痴汉状捧着雄虫虫屌吞吐的雌虫就是自己吗,嘴唇被粗壮的性器撑到绷圆,雄根被吞没到底部,两颗硕大的雄卵撞击在他的下巴上,黏腻的唾液粘的到处都是,有的清澈湿滑,有的已经在摩擦中变成白沫,挂在那里欲坠不坠,画面简直是淫荡得连教育片也比不上。

  “怕了?不敢相信那就是你?发情的雌虫都这样,不单是你,只是你比他们更骚贱浪荡而已,这就是你的内在,你掩饰不了的本质。”宁琛看着听到自己这番话,羞耻崩溃得要流眼泪的雌虫,心中一阵快意。“装得清高是因为从未得到,只要欲望的门被撬开一条缝儿,那贪婪自私渴望都会一拥而出,关都关不回去。”

  “唔唔。。。唔。”肖克仍旧继续着嘴上的动作,心中却有什么一点点碎裂崩塌了。他只是一只平凡的雌虫,自以为的雌雄关系应该怎样只是完美设想和自我保护。曾看不惯宁琛的花心、随意和放浪,现在想来是因为他得不到,更怕得到后会失去。

  “有空去想那么多,还不如努力抓住现在,只要在一起快乐,那关系自然能维持。肖克,你不知道,任何雄虫都喜欢床上骚浪贱的雌虫,谁喜欢操一根没反应的木头!”宁琛按住雌虫的头,大力冲撞几下后在激射的关头将虫屌抽出,一股股有力的白浊喷洒在肖克的脸上、头发上,让肖克硬朗的面庞看上去有些凄惨可怜,却又该死的勾引诱惑。

  “看看吧,有什么感想?”释放过的宁琛身心愉悦,将肖克的脸扭向镜子。

  “好看,喜欢。。”因为可以留住你的目光。。肖克看到了雄虫注视自己脸庞的火热视线,伸出指尖揩了一抹雄虫的浓精,放入口中,吮吸吞咽。在镜子中看到雄虫目光更加深邃后,笑着将所有精液一点点吞吃掉,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豁然开朗。

  “看来我们的骚逼处长是有了明悟?”宁琛双臂环胸,吊了郎当地问到。

  “殿下,可以操我吗?”肖克跪坐在地板上,扭头直白地向雄虫求欢。

  ☆、17、抬腿挨操被抱操潮吹淫水喷洒镜面

  “可以,看在你这么骚浪勾引我的份儿上。趴到墙上去,我现在要干你,好好看着。”肖克从来就不是一只柔顺的虫,能这般放低姿态大概也只有在求操时能看到了。

  宁琛贴着肖克的后背,将他压趴在镜墙上,抬高他的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bdtk.cc。发飙的天空手机版:https://m.fbdtk.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