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_雄虫军需官交配日常(H)
发飙的天空 > 雄虫军需官交配日常(H) > 分卷阅读13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3

  被全军需处围观了。

  “啊——!啊,殿下,轻点,求您轻点啊。。”最初的剧痛已经被摩擦泛起的巨大快感代替,又痛又爽的肖克此时已经慢慢适应雄虫操弄的节奏,每被撤出插入一次就爽得嗯啊直叫。

  “骚逼,夹得老子这么紧,不是不情愿吗!”宁琛加快速度和力道,不留情地蹂躏戳刺雌虫体内的生殖腔,很快就被紧缩的腔口夹到顶点,热流一股股激射在雌虫的生殖腔壁上,标记了肖克。

  “啊啊啊啊啊!!”标记带来的高潮是无与伦比的,肖克两眼翻白,身子软趴而下,更多的淫水地自两虫的结合处随着雄虫抽插喷出,溅得整个沙发一片狼藉。

  “贱货,我是为了让你爽呢,才操你?”看肖克爽得那个样子,宁琛不痛快,射精后停顿了几秒将仍然坚挺的虫屌猛地操进肖克灌满精液的生殖腔,马眼一松将尿液也射了进去。

  “不,不,不要。。。”肖克的身体在高潮余韵中浮沉,但紧接而来的大量水流喷射进生殖腔,雄虫雄虫竟然在他的生殖腔内排泄!腔口被雄虫的龟头堵住,腔体膨胀的感觉仿佛随时会炸开,肖克痛苦地挣扎起来,四肢无力地抓挠挥舞。

  “哼,你就是老子的一个溺器而已,贱货!下次我喊你你就赶紧撅起屁股露出屁眼儿等我用,听到没!”宁琛射了一发,拉过肖克的办公椅仰坐进去,裤子掉在脚边,粗长紫红的虫屌仍然半硬矗立着。“过来给老子舔干净,骚逼!”

  “是,是,殿下。”雄虫虫屌抽离身体,肖克的后穴精液淫水儿混合着尿液稀稀拉拉顺着肠道涌出体外,整个沙发被各种液体浸湿得不像样子,淫乱污浊。听到雄虫的命令,肖克身子一哆嗦,拖着泛软脏污的身体连滚带爬到了宁琛身边,双臂撑在地板上伸嘴去含雄虫的性器。

  “被操爽的狗倒是老实了。”

  肖克听到雄虫的话,抬眼看见雄虫轻蔑嫌弃的眼神,心里抽痛难抑,眼泪又流了下来。

  “哭个屁,不想舔就滚!”宁琛说着起身,玩完了,他也出了口气,不愿再看肖克这个死样子。

  “没有,没有,殿下,我舔。”肖克被宁琛突然的怒气给惊到了,已经失去抗争勇气的他赶紧认错。

  “滚开,傻逼。”宁琛不轻不重踹了肖克的大腿一脚,迅速提好裤子,头也不回走出办公室,只留下房门“咣”的一声巨响。

  门外副官早就傻了,肖处长叫得有多大声他又不是耳背。但见雄虫风一般出来,他连阻拦都没有,任其潇洒离开。向着办公室看一眼,心底既同情又羡慕。这操是挨了,但估计也就这一次了,宁殿下本也不是什么长情的虫,处长这还是因为惹怒了雄虫才被操的。不过,体验一次被雄虫操也挺爽吧。。

  肖克失魂落魄赤裸着身子跪坐在地板上,眼睛盯着紧闭的房门。雄虫的信息素仍浅淡地飘散在办公室里,让他留恋。肖克知道自己完了,此时他心里竟没有一丝怨恨只有被雄虫操弄后抛弃了的痛苦。

  ☆、13、花边新闻争风吃醋事情败露

  被雄虫强制标记已经过去三天,肖克仍是魂不守舍,工作堆积了很多。但雄虫的考评表他一早就改好了,这事他绝不敢耽误弄错。

  三天时间,雄虫再也没有来过也没有联系过他,让肖克忐忑的心安稳了点但随后是极大的失落。被雄虫标记,然后,没有然后了,就这一次,最后一次。。想着想着肖克双手捂着脸,泪水顺着指缝滑落。他是没出息,可是任哪个雌虫摊上他这事儿也出息不了。雌虫对于标记他的雄虫就是会本能身体心理上依恋,被厌恶和排斥也会更加痛苦。

  ”滴滴滴。”主脑发来一条申请,肖克打开一看,是宁琛的匹配邀请。没有犹豫,肖克点击了确认,心里有些纠结矛盾,他想见雄虫,但是。。不知道雄虫气消了没。

  “滴滴滴。”又是一条信息。肖克点开一看,只觉刚才的那点开心都结成了冰,整个虫都不好了,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雌虫的面子处长的身份他再也顾不上。

  这是雄虫发来的信息:肖处长的屁股不错,我玩得也满意,三万贡献度已经转到你名下。我说过,无论是谁交配过我就会申请,没有黑户。念在你认错良好服侍一场不错的份儿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他不是卖屁股的,他不要贡献度,不要井水不犯河水。。呜呜他错了不行吗。。!!

  门外今天的执勤副官正好是刘峰,听到处长室内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心里纳闷。他也知道那天雄虫和处长的事,这又什么情况?八卦的刘副官赶紧给宁琛发了一条消息,主要描述肖处长这两天的各种不正常以及此刻哭得如何惨痛和撕心裂肺。

  几天时间,这件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被当成了时下最火爆的花边新闻传遍军部。总务司司长中将张啸城坐在办公室里,听到这事,双目虫化成漆黑一片,拳头捏得嘎嘎作响,额头青筋都鼓起来了。几分钟后,张啸城一拳砸在办公桌上,腾地从椅子起身,走出办公室。

  “司长好!”刘峰见张啸城怒气冲冲而来,吓得立即起身敬礼,连给肖克通报的时间都没有,张啸城已经自己推开门进去了,咣——!门被关死。

  叮——当——咔嚓——!!

  “肖克,你再给我装,你不是对宁琛有成见?!有成见到床上了?!”绯闻传得绘声绘色,版本传到张啸城耳朵里已经变成雄虫大白天和军需处长办公室交配,战况激烈。张啸城拳头虎虎生风揍向肖克的面门,他真是一时猪油蒙了眼了,竟然把肖克安排到军需处来。要不是当初的虫选里只有肖克对宁琛不感冒,他也不会拍板让肖克来!

  “你还有脸说!张啸城,别以为你是我上司我就怕你了,我为什么来军需处还得问你!等宁琛来了,咱们好好说说!”肖克这会儿正气不顺,他要不来军需处能被整这么一遭吗,张啸城当初竟然是这样选了他的!肖克还手也是毫不留情,只差没有虫化战斗,两虫脸上身上都挂了彩。

  “你敢,虫屎!”张啸城简直气炸了,一个楚子谦他就没扒拉走,这又来一个肖克!他还不知道陈冲的事儿呢,完全防不胜防。

  “我有什么不敢的!”肖克可不傻,这前前后后转瞬就想明白了。张啸城爱慕宁琛且是少数几个一直“得宠”的雌虫,军部都知道。反正雄虫也不要他了,这事他当然要说,至于张啸城,管他去死!

  虫屎,这是什么情况!刘峰听到里面提及宁琛,赶紧又给雄虫去了通讯。

  “怎么?你说他们打起来了?”宁琛在接到刘峰的通讯后就赶来了,此刻只觉额头青筋跳得十分欢快。

  “是,殿下。”刘峰在心里砸吧嘴,就说殿下的魅力大了,司长和处长这是上演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现场版呢。

  宁琛抬手拍了拍脑门,平复下冒起的火气,走到办公室门前,一脚将门踹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bdtk.cc。发飙的天空手机版:https://m.fbdtk.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